悸某人开假坑。请假3个月更新随机掉落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的Cissy小姐说她在努力填坑。
我,一个永远奔赴在冷圈前沿的人
看!合!集!主!页!很!杂!
(关注我之后久了就会发现,我是一个神奇的lofter。什么废话都能bb的lofter)

淦...这个小可爱我好喜欢

笑死我了真的hhhhh蛋白粉哈哈哈哈

CP布雷斯扎比尼《HP黑巧克力先生》

🍫布雷斯扎比尼情人节生日选自弗莱迪海默

🍫巧克力甜心这对沙雕情侣CP也填了个表!♡

CP汤姆里德尔《HP黑湖的夜莺》

填完了!!✌️

⚠️里德尔学长身高来自于小伏地魔扮演者Hero的身高188cm

晋江文案锁了不用担心

我再重新放封面上去,不知道为啥封面没显示。

所以我更改封面地址了在改👌

反正晋江审核速度也就那个样子大家都知道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那个人柔情微笑的时候对你说:

    “太渺小了。”

            的时候。

这个暴击有多大。

在我的心中没人能够比得上他。

谢邀。

汤姆·德拉科·马尔福·费尔顿每日INS大早上不修边幅的拿着他心爱的吉他进行3分钟歌唱。

然而在国内的我每晚凌晨1、2点

老爷爷看手机.jpg般 盯着他快乐营业。

Q:中华上下五千年,诗是最美的。留下你最喜欢的古诗词吧?

君临不测之渊。


曾经看过的一本穿越小说里面,一个死去的男配角的名字就来源于此。

我也不知道为啥...莫名给我的冲击太大了。

明明还有很多喜欢的诗句啊....

但这句古诗词却像是这个角色一样,化为了温柔的阴霾永远笼罩于我的心上。

🌹情人节番外🔗 

情人节番外追魔王小姐姐的埃德维。

过于形象。

CP汤姆·里德尔【HP黑湖的夜莺】情人节番外 如果性转

#晋江同步更新#

🌹慎!看!一个OOC番外🌹

#里德尔女王X埃德维忠犬#

🙋🏼‍♂️这个埃德维真的是个土著纯麻瓜

【就留在我身边吧,我的爱,留下就好了。】

《My Funny Valentine》Chet Baker

1

        埃德维抬眼瞧见里德尔的时候就被她所吸引了,在他被送入孤儿院的第一天。

        这个黑发的小姑娘真好看!就是有点阴森森的,似乎并没有什么朋友。他想。

        埃德维大咧咧坐在老伯特先生身边的小马扎上,撑着他的小脑袋‘悄悄观察’那个远处,没错就是在远处(隔着好几个门厅、视线落在穿过屋子后面的那块草皮)提着旧布偶、散着卷卷头发的女孩子。

        布偶都拖到地上了啊...嗯?那是...她其实是扎了辫子的?好乱...所以她实际上是一个特别好动的女孩子吧。

        埃德维仿佛知道了什么。

        不过她在草丛那儿翻什么呢?他眯起眼想看清楚。

        好像是在说话?...!!他知道了!

        埃德维猛地一拍膝盖,恰好将身旁的看报纸的老人吓一跳。

        她在一个人过家家!该死地可爱!

        还没等埃德维痴汉地盯上几个小时(没有夸张),只见漂亮女孩恶狠狠的扭过头瞪了他,依旧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哇哦...”

        埃德维的嘴巴夸张地张大,(●°O°●)​ 配上他那狗啃的额发实在够傻。

        里德尔鄙视他一眼,转身走了。

         “她可真讨人喜欢。是不是?”

        埃德维笑着扭过头对着一脸冷漠的老伯特问道。

                  

2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里德尔受不了了,终于走到一个偏僻的草丛角落时,对背后的那只跟屁虫口吐芬芳。

       她最近特别烦躁,原因是孤儿院送进来了一个新男孩,不知道他出了什么毛病整天盯着她。  

       但里德尔不得不说就算这家伙笑得跟后门垃圾堆附近、摇尾巴讨食的傻狗一样,却意外的狡猾,至少比其他孩子机灵多了——她亲眼看见他跟比利那群人冲突后,掐准时机将他们引到护工的面前。

        毕竟“男生之间周期性打架闹事”,那只傻狗本来该被罚没有晚饭吃,但也不知道他对科尔夫人说了些什么(里德尔觉得可能是他那张爱笑讨喜的恶臭嘴脸),傻狗什么事儿都没有,倒是出头的比利被送去了禁闭室,另外几个人还被罚了劳务。

       “没什么呀,”埃德维笑嘻嘻的抱着脑袋,“我们交个朋友吧?”

       “你疯了?”里德尔皱眉一瞬,“看来你还不清楚我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谁么?”

        “我叫埃德维·提芬,半个月前来的。”埃德维突然亮了眼,还莫名害羞的捏紧裤腿。不加掩饰的视线看得里德尔直皱眉。

        “我知道你,你叫汤姆·里德尔。”

        “既然知道我,你还不快滚远一点。”里德尔已经很不耐烦了。

        “可是你很漂亮。”傻狗扑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所以呢?”

        “我喜欢你。”

        “嗯?”抱歉,她听到了什么?

        “我喜欢你。”

        “......”不,这没可能。

        “我喜欢你,里德尔。”

        “......”

        “Hello?Can you hear me?...Tommy?”

        “啪!” “啊!”

        “!!!你在乱喊什么!”

         里德尔小姐姐发出怒吼。


3

       “你到底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里德尔觉得自己真的出现幻听了,表情诡异。

       “我说我喜欢你啊...”埃德维撇嘴,可怜巴巴的捂着被打的脸。

        噎住。

        半晌才回归理智的里德尔小姑娘耳根红红,恼怒(其实是害羞?)地出手了,只见凭空飞起的树叶目的明确嗖地向埃德维射过去!

        埃德维灵巧的先躲开直面一击,随即屁股落到地上整个人显得有点茫然无措,身体颤抖,不自觉指着前方的里德尔——这个他喜欢(是痴汉)的漂亮小姐姐,好像真的被他惹哭了(没哭,是气的),嗷!她嘴唇好像都咬破了!忍哭(?)的样子可怜(??)极了。

        “汤米...!”

        “不!许!”

         里德尔超凶,飞起的树叶好像更多了!

         咦?等等...

        “...原来你是仙女教母。”

        “哈?!”

        可怜的里德尔冷不丁地被贴上的童话标签,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短腿一个踉跄朝前扑去。

        她以为她就要丢脸的趴在地上了,她发誓等她爬起来后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但是她没有。

        里德尔没有摔到地上,因为埃德维伸手一捞就将她搂在了怀里。

        毛绒绒的小脑袋紧紧地埋入了里德尔颈窝里,埃德维真的就像只小奶狗一样蹭来蹭去,还乐呵呵的笑起来。

        “抓住了..”话语间,温热的鼻息隔着衣服便喷洒在里德尔的皮肤上。

        “我抓住我的宝贝了!不放开了。”


4

         “放开...”

         “等会儿。”

         “快点放开!”

         “......”

         “我叫你放开!”

         “当当!唔...”

        里德尔一把挥开埃德维凑近的大脸。无视那张满怀期待求表扬的脸,她面无表情的扒拉起被傻狗编成辫子的头发。

         “...你怎么拿了这个?”里德尔摸着那根和黑色卷发缠到一起的白色发带询问。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根旧发带是她那盒子里的战利品之一。

        二者浑然一体,因着里德尔天生发质柔软,蓬蓬松松的扎在一块搭在肩膀左侧,显得她很是秀雅。

         “这不是很好看吗?至少在平安夜,女孩子需要打扮打扮的...啊!汤姆本来就很漂亮。我的意思是,汤姆这样更好看。”埃德维认真点头,满意的左看右看。

         里德尔没有接话,转身下楼。

         “你盒子里的,我擅自做主拿出来为你绑头发竟然没有生气吗?”屁颠颠的跟在她身后埃德维虽然这么说,可一点没抱歉的意思。

         漂亮小姐姐挑高眉,她还真没意识到需要生气,如果不是傻狗子主动提起这档子事。

         正当她考虑是不是就要这样便宜他,傻狗子打了岔。

        埃德维悄悄的凑近,跟里德尔咬起耳朵:

        “这些东西你不用在意,以后我会赚钱给你买新的。”

        “......”不理。

        “我来养你呀~”

        “滚开。”

         里德尔觉得傻狗子真的好烦。

         她刚刚考虑什么来着?


5

        “圣诞快乐,汤米!”

        “......”

        “圣诞快...嘿!这是二楼!求你别开窗我会掉下去!” 埃德维苦哈哈阻止里德尔的手。

        “我以为勇敢的埃德维先生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

         里德尔冷脸看那个挂在窗外的人扣紧砖墙缝隙,然后小心挨着窗檐坐下,正好遮住清冷的月光。

         她有些不自在的退到男孩的影子外,埃德维发现了里德尔的动作,包容的朝她笑笑。

        “零点的钟声刚响过。”他耸肩,“我就是想第一时间告诉你。”

        “你现在说完了,我要睡了。”里德尔躺回被窝。

        “好吧。”

        埃德维说完,目光眷柔地看着里德尔闭上眼睛,娇小的身躯蜷成一团,一动不动。

        “晚安。”

         说完,埃德维轻手轻脚的攀回水管滑下,钻过楼下房间的窗户。

      【他已经躺床上了,汤姆。】

        等到纳吉尼的声音从窗外响起,里德尔啧了一声,侧身背窗。


6

        “我告诉了你警惕凡娜莎夫人,我告诉你了!你学了些什么?你怎么敢在孤儿院这么做!”

        “...住手埃德维!我没有!你干什么!别!别打...别打了!啊!你们快拉开他!”

        “快拉开他两!快点!”

         里德尔沉默地立在走廊尾,神情有些诧异地观察正在门厅中央和另外两个男孩打架的埃德维,她还是第一次见能这么野蛮暴躁的埃德维。      

        “吉姆!救救我!”

        “我告诉你你完了!收起你肮脏的念头!你不认错没人能救你!”埃德维像是丢失了痛觉,不管不顾的再握一拳击上对方耳门。

        这场闹剧最终在科尔夫人的大发雷霆下结束。

        埃德维首次进了禁闭室。

        里德尔的真实想法:喜大普奔!傻狗子终于也被教训了呵。

        从小到大,新来的孩子们总会对外貌出众却孤身一人的小姑娘里德尔感兴趣,但每一次不是听了外人的闲话加入了其他孩子小团体,就是想引起里德尔注意最后被她不耐烦地吓走。

        埃德维是唯一一个执意跟着她的人。

        里德尔不禁抬头望向那个破旧的尖顶阁楼。

        她不想承认,她心里对他有那么一丢丢欣喜的。


7

      “我只是想护着你,听到埃里克那些坏点子我真的气炸了。”

       埃德维鼓着腮帮,眼骨处青青紫紫,挂着树叶、杂乱的亚麻色头发让他看起来更滑稽了。

      “他怎么想对你干这么龌蹉的事!”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里德尔嫌弃的递给他消毒布,都是她偷拿的。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想要什么,我没什么想要的。”

       里德尔眼里闪过精光,她对埃德维说的话感到意外,斜瞟一眼,对他轻嘲道:

      “骗人。”活在这里怎么会有圣人存在。

      “对我是在骗你。”

       里德尔捏紧拳头。

     “我只是喜欢你,凭什么我都还没亲到你,他还妄想强吻....靠靠靠!好疼,好疼啊!手轻点汤米~”

       “呵。”哈...她到底在为傻狗子紧张什么?

         里德尔小姐姐强装镇定,捏狗子捏得越发起劲了。

       “啊啊!..对不起我错了!!汤米啊不对!汤姆!汤姆!不不不..是里德尔!里德尔!大小姐我真的错了疼!”

       “收起你多余的担心,他不敢。我自有办法教训那个蠢货。”里德尔放开埃德维被揪红的耳朵,一脚无情将他踢开。

       “酷...”

        等到里德尔消失在楼梯转角,埃德维大字仰躺到地上,单手捂着耳朵笑得傻啦吧唧的。

        其实他刚才悄悄地在心里单方面宣布里德尔是他的里德尔了。


8

       “一切都准备好啦!在学校注意安全!”

        里德尔紧抿着嘴。

      “怎么了?快上去吧,列车快开了。”

        刚说完的刹那,霍格沃茨特快的鸣笛声便尖锐响起,里德尔上了车,欲言又止地回望那双温润澄澈的眼眸。

        齿轮慢慢滚动起来,埃德维还看着她。

        算了,让他看。

        终是她先移开视线,佯装无意地里德尔要选择进去寻找座位了。

        .......

       那是鞋底频繁拍打地面的声音,还夹杂着气流在衣物布料间穿梭摩擦发出的细微之声,紧接着车门处的窗户被人抓住,甲板剧烈撞击的咣当声炸在耳边。

       有人跳上列车了!

       !?

        里德尔手臂被人猛地一拉,还没等重心不稳的她抓紧车门把手,右脸便措不及防的被人地亲上一口,发出让人脸红的“啵”。

        啵?!

       “这能算是吻别吗?”这人言语间的腔调全是笑意。

        里德尔被他问得一愣。

        事发突然,直到下一秒听见这个跳下列车的罪魁祸首哎哟一声摔倒在站台前,她才从懵逼的状态中走出来。

        埃德维·提芬.....!

        啊啊啊啊啊!

        这个该死的家伙!他刚刚干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彼时,内心怒吼里德尔小姐姐精致的脸变得恐怖如斯,她像猛兽一般扑到列车的窗户瞪视那条啃了她一脸口水的狗!

        列车越开越快,站台越来越远。却似乎老远还能听见埃德维开怀的大笑。

        里德尔不停的运用深呼吸来平息躁动的心跳。

        她呆滞地靠在无人的走廊过道,莹润如黑珍珠般的眼睛愣愣发直。

       半晌里德尔扯出袖子用力擦拭面部,洁白细嫩的皮肤越擦越红,甚至蔓延到脖子。

       “该死的,竟敢给我糊口水!”


9

        已经是里德尔在霍格沃茨的第三学年,因着她是外貌极其出众的女巫,使得她一来就在四个学院中很受欢迎。

        她从小便明白她是一个憎恶平庸的人,她有极大的野心。这种野心在里德尔确认了她是一个蛇佬腔,是伟大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血脉后更是膨胀迅速。

        但近期她的心里很不安稳。

        没有原因。

        明明还有数不完的事情等着她去做,但她就是莫名的烦躁。

        里德尔还想起很多事。

        自从进入一年级结束后她没有回到孤儿院,而是呆在丽痕书店工作。

        虽然很久没见,但傻狗子一如往日的支持她,他似乎一开始便猜到她的想法并可靠地打算好了一切。

        先是在工厂努力工作,攒了不少积蓄。

        也不知道哪儿找的方法竟然真的让他混进了对角巷,跑到古灵阁兑换加隆买了一只猫头鹰,合着收集完整住房信息一并送给她。

        美名其曰女孩子不要随意在人员混杂的地方打听消息,交给他就可。

        不过送她猫头鹰干什么,这是要她天天写信给他吗?

        做梦。他真的很烦。

        神情冷漠的里德尔边写边想。

        不过都开学一周多了,傻狗子竟然还没寄信吗?这太不寻常了。

        里德尔坐在礼堂的长桌上撕开吐司,伴着煮得软烂的豆子吃了几口。

       不一会儿一群送信的猫头鹰飞了进来。她懒懒地抬头找了一眼,意料之中并没有她的那只猫头鹰,接着端起咖啡。

       “噢梅林啊!怎么会这样!!”远处传来惊呼。

       “你知道吗!报纸上说麻瓜界开战了!就在昨天,由于麻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致整个伦敦狼藉一片!”

       “那是在麻瓜界,别担心。我们只要呆在霍格沃茨会很安全。”

       1940年9月7日,伦敦大轰炸。

       咖啡洒在了里德尔的袍子上,她的脸惨白一片,想拿起魔杖施展一个简单清理咒。

       可惜没力气。


10

       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封信被退回。

       大概是伦敦持续的轰炸,让麻瓜界几乎断了任何通信来往。

        里德尔有些迷茫,有点没搞懂她现在是在干什么。

        傻乎乎地站在猫头鹰棚屋内吹着冷风?还导致发丝糟糕打结的结果,她不得不忍着痛重新梳开。

        抓起饵料喂着她的猫头鹰,喂着喂着她突然意识到,第三年了,她还不知道猫头鹰的名字。

       “那个家伙是不是忘记给你取名了。”

        猫头鹰的叫了一声,宽宏大量的姿态像极了那个让人气闷的家伙。

       “你叫埃德。”

        终于有了名字的猫头鹰蹭了蹭里德尔的手心,叼起信再次飞离霍格沃茨。


11

【给我的小仙女:

         你在霍格沃茨过得还好吗?

         在这只小家伙找到我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坏了。你终于写信给我了,我还以为你还在为三年前那个吻生气。

        感谢上帝保佑,轰炸之前你已经到了霍格沃茨,我相信那里一定比这里安全多了。

        我在地铁站里躲了三个多月,状态很好不用担心。

        ps:事实上我当初想亲的地方不是脸。

                                                   你真挚的

                                                          E·T】

         回信看完了,里德尔小姐的手颤抖着捏紧了这张羊皮纸,她只觉得血液在疯狂地涌上大脑!

        “嘿、里德尔学姐...你还好吗?”身旁的一个低年级斯莱特林战战兢兢地问。

        “啊抱歉我很好。那么我们接下来是什么课?是草药课吗?”里德尔优雅地将头发撩到耳后,试图转移话题。

        “额不是,实际上二年级的我们是宾斯教授的魔法史。周一的三年级课表下午安排,若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各自的选修课?”

         明明还是温柔的里德尔学姐,为什么眼神却如此可怖?

        “...谢谢你的提醒。”


12

【给厚脸皮的埃德维:

        接上题。

        看来麻瓜们的炸弹也无法炸穿你的脸皮,我怀疑很有可能是被人施加过‘超强盔甲护身’。

        不..我想还不够,大概‘固若金汤’、‘驱逐敌方’通通来了一遍。                        

                                                        T. R】

        埃德维莞尔,捡起信附带的一条细银链子。看够了,再小心的放入胸前的口袋里。

        “埃德!该集合了!”

        “来了!”


13

        猫头鹰虽然很久没有来信,不过得知傻狗已经收那条银链子就够了。

        里德尔最近只忙着寻找传说中的斯莱特林密室,她一直能听见城堡里的貌似某个人窸窸窣窣不停的说话,还有深夜里响起像是装水的布袋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她在整个霍格沃茨城堡找了五年,没有一条通道能接近声音来源。

        除了盥洗室。

        这个根据管道系统的水利工程推论让她有些一言难尽,但值得一试。

        选择在人员最少的宵禁时间。因着级长身份的便利,里德尔从一楼开始找起,并没有结果。

        那么继续,上二楼。

        到底身为女巫,里德尔还是先走进了位于二楼右方尽头的女生盥洗室。

        结果是惊喜的,里德尔真的在盥洗室里的一个水龙头上发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蛇纹图案。

       里德尔欣喜若狂,不停的抚摸着那个小小的蛇纹。

       强烈的直觉告诉她这就是斯莱特林的密室入口,费尽心力让她给找到了...

       正当里德尔试图找到打开的方法,盥洗室外的动静瞬间绷紧了她的神经!

       她走出盥洗室。

      “拉文克劳扣十分。因为夜游。”里德尔阴鸷的盯着面前两个蓝色校服的女生,美丽精致的面容衬得她整个人的气势宛如刀尖般锐利伤人。 

      “不!不是的!是奥利夫·洪贝先嘲笑欺辱我!”戴眼镜的女生尖声尖气的哭喊。

      “拉文克劳再扣五分,因为欺负同窗。还不赶紧回你们的公共休息室?还是要我帮你们请来拉文克劳的院长,为了解决你们之间可笑的矛盾?”

        在里德尔的驱赶下,奥利夫拉扯着桃金娘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着那两个拉文克劳登上了塔楼方向的大理石楼梯,里德尔铁青着脸转身。

        她挥动魔杖,在盥洗室的入口留下一记强力的混淆咒。

        

14

        里德尔没心情看信,埃德维的来信拆也没拆开扔到盒子里。

        她通过各种资料总结分析得出,巫师界真的没有一个叫做里德尔的家族。

       更糟的是,或许她一直以为是‘强大的巫师’的父亲才是一个麻瓜!而伟大的斯莱特林的血脉来源于里德尔那个她唾弃十几年的弱小母亲。

        这绝不可能!难以置信!

        她不相信!

        不...不!她要亲自去确认。


15

       “1943年7月中旬,在英国小汉格顿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巫师谋杀麻瓜事件。

        位于小汉格顿的里德尔一家全死于不可饶恕咒。

        魔法部派遣人员,在傲罗们的有力追查下,将谋杀犯莫芬·冈特抓捕并关入阿兹卡班。

        审讯期间,莫芬·冈特对其实施的谋杀罪行供认不讳。

        根据十年前魔法部法律执行司记录档案称:1920年间,黑巫师莫芬·冈特曾同样因对这一家名为汤姆·里德尔的麻瓜实施恶咒而被魔法部传唤并判刑3年。

       显然,这是一起预谋已久的黑巫师仇视虐杀麻瓜事件。

                                    ———《预言家日报》”


16       

        “教授你好,请问今日叫我来...”

        “啊!你好里德尔小姐,请先坐。”邓布利多挥挥手,桌面出现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里德尔就算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不愿意,也只能在笑眯眯的老蜜蜂面前坐下。

       坐得非常勉强。

       她搞不太懂邓布利多的行径。上学期的就业咨询这个老蜜蜂可一点不赞成她留在霍格沃茨呢...

        “教授...”

        “里德尔小姐,这是给你的信。”

         突然出声的邓布利多让里德尔头皮一紧,她紧蹙起眉头,试探性接过邓布利多手里的信封。

        里德尔忍不住问了:“这是谁寄的?”

        老蜜蜂改行猫头鹰了?

        不是、不该吐槽...如果是她的信怎么会在老蜜蜂手里。难道她杀了老汤姆麻瓜一家被其他麻瓜看见了寄来的投诉信?那怎么是寄给她的?

         总不见得是来勒索一个会施展索命咒的巫师吧...

        “噢...是一位年轻有趣的英国麻瓜士兵。”邓布利多打断了里德尔的脑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加了糖(里德尔提醒:是20颗糖。)的红茶慢悠悠说道。

        “...?我不记得我有认识一位麻瓜士兵,教授。”见鬼,老蜜蜂在说什么屁话。

        “噢?事实上我也很惊讶,里德尔小姐。”邓布利多将他起雾的半圆眼镜擦了擦,“一个月前我还在麻瓜界...你知道的。”

         里德尔假笑。

         啊是的,最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刚刚结束和黑魔王的战争。

         “偶然的机会,我碰见了他。唔不过我想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他碰见了我...是一个巧合,我跟他对上了视线,然后他特别兴奋的跑过来同我搭上话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很开朗的麻瓜啊。”邓布利多感叹道,湛蓝的眼睛对上里德尔的眼睛。

         “是他拜托我交给你的,你真的不打开看看吗?”邓布利多问。

          里德尔眯了眯眼,她轻轻撕开这个有些厚的信封。

         信封里是一个信封,然后第二个信封里还是一个信封。

         里德尔:......这似曾相识的气闷感。

         最后信封上的笔迹果然是埃德维的。虽然信封很皱,里面的信纸却被保存的很好。

         她打开信纸一眼就读到:‘给我爱的人’。

         里德尔:......算了,继续往下看。


【给我爱的人:

        战事吃紧,或许是这段日子太难熬,那只可爱的猫头鹰无法找到我,我也无法再得到关于你的消息。不过你一定很安全,这就够了。

        我多想拥抱我所爱的姑娘,多想亲吻你。

        事实上从见到你那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我所需的那个人。

       (莎士比亚在他的十四行诗里这样写道:

         ‘生命中令人悲伤的一件事是你遇到了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但却最终发现你们有缘无份,因此你不得不放手。’   我曾经以为..... )

(以上全是划痕)

        若你不屑没关系,毁掉它吧我了解你。我知道我爱的是个狠心的人,你也知道。

        在我毅然决然将它交给你的时候早已无所畏惧。这大概是又一次我为数不多对你的倔强。

          请再次原谅我的自私。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与你见面。

          我爱你,即使你可能不爱我。

                                              从来都爱你的

                                                         E·T】


        里德尔一言不发。

        她伸手拿到一个银质的条形发夹,尾端绽放着一朵冷艳孤傲的黑色玫瑰。

        “看起来是很漂亮的发夹,里德尔小姐。”

        邓布利多这么夸道。

        “...您是在什么时候得到这封信的,教授。”

        “啊我想想...那大概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儿了。”  邓布利多吹了吹茶杯飘起的热气,“麻瓜界的战争应该也快要结束了吧。”

         “......”


17

【给我亲爱的女孩:

         送我的项链我很喜欢!谢谢亲爱的。

         相信如果你接下来看到信里的内容,一定会气炸的。

         轰炸已经持续了一年,听说前线无人,所以我已经决定去参军了。

         我想,如果你在我身旁的话一定会边嘲讽我自不量力边一脚踹开我。(噢不得不说我很怀念,额只是玩笑!不过若是以后你的力道会轻一点也行。)

        在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肯定已经到了军营。

        不用为我担心,一切会很好。

        照顾好自己。


                                                     真诚的

                                                          E·T】


        这是1942年12月收到的信。

        里德尔沉默着继续打开下一封。


【给汤米:

         很抱歉一直瞒着你。

         你是不是太生气了,所以之前才一直未曾来信?还好通过运送物资的机会,我跑了一趟对角巷。

         原谅我,我觉得我完全的从你的心里感受到你的气愤了,你是不是已经通过巫师们的神奇魔法得知我很早就参军了,早在上一封信之前几个月?

        我并不是故意想要隐瞒我参军这么久的事情。但请你相信我,我会没事的。

         战争一定会胜利。

                                                     真诚的

                                                           E·T】

        这封信日期是1944年6月,整整相隔一年半。

        里德尔忽视了埃德维整整一年半。

        她以为他不算什么,毕竟他不过是一个麻瓜。

        ......

        真的不算什么吗?真的吗?

        在她杀光了里德尔一家甘之如饴地背上杀人血债的时候,自以为斩断所有退路全身心投入野心的时候...

        明明应该一无所有的她,还留下了那个名为埃德维的港湾。


18

      “他在哪儿?”

      “他应该还在麻瓜的医院里。”


19

         战争结束后,即便整个国土是疮痍满目,但冬天的噩梦总算过去了,幸存下来的人们怀抱着感恩,珍惜和憧憬和平的未来。

        眼泪已经流过,而一切都会好的。

        刚从学校毕业的里德尔下了霍格沃茨特快,便移形换影到了埃德维所在的医院楼下。

        进到埃德维病房,里德尔站了2分钟,最后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百合砸向躺在病床上装睡的某人脸上。

        “嗷!”埃德维伸手扒拉下脸上的花束,起身扶了扶快要松开的脑门上的绷带。

         盈盈透澈的灰绿色眼睛里装上里德尔的身影,紧接着他叹了口气,有些难过的对她说:

       “我太天真了,果然骗不了你。”

        里德尔冷笑。

        她坐到一旁抄起手,极其女王范的翘起腿,微微抬起下巴:“蠢货。”

        这个傻狗子...为什么连被骂还能对着她笑得这么开心呢?

        “谢谢你,汤姆。”埃德维突然道,他提起脖子上的那条变黑的银链子,“最后的那场在德国的战役,原本我应该被敌人的子弹打穿脾脏。”

        “......”

        “但很明显,这个东西保护了我。”埃德维轻柔的搓捻着链子。“我知道你肯定在想这只是巧合,因为这东西只有一次机会,对吧?”

        “但我仍感激它的存在。每一次战役它都好好的待在我胸前的口袋里。然后最后一次...我以为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可以见到你了,所以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带上了它。”

         里德尔有些不自在的侧过脸,抬手撩开额前的头发。

         “真是太好了汤姆,我还活着。”埃德维直直的看向里德尔。

         “真是太好了,还能活着再见你一面。”


20

         “我亲手杀了我的生父。”

         “哦。”

         “...?完了?”

         “诶?我需要什么反应?”

         “我说我杀人了。”

         “那又怎样?”

         “......”

          里德尔复杂的眼光又一次将埃德维逗笑了。

          啊...他的宝贝看他的眼神真是一如既往的迷茫无措,他真的非常恶趣味的享受呢。

         “嘿汤姆,还记得我是一名军人吗?或许你应该看看报纸?”埃德维拿起另一个枕头塞到腰后,这让现在腿脚不便的他会更舒服一点。“我的意思是,这么多年我同战争作伴...或许我杀的人比你更多。”

         “......”

         “我的黑玫瑰小姐,收到我送你的发夹了吗?”

         “嗯?”里德尔挑眉,她勾起嘴角开始对他嘲讽:“收起你自以为是的浪漫,埃德维先生。在霍格沃茨的七年里什么样的告白我没见过。”

         埃德维一愣,然后又对着里德尔笑道:“那么你是已经猜到我要对你说什么了吗?”

         “你是不是想说,你送与我的是你的‘温柔真心’?”里德尔撇嘴,满脸带上了嫌弃。“这是黑玫瑰的花语。没想到你也会这么恶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里德尔全然没有料到她的话会让傻狗子笑得在床上打滚。她阴沉了脸色,非常不满的提起埃德维的衣领。

          里德尔眯了眼,捏着埃德维的下巴冷冷开口:“你嘲笑我?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没有没有!你说的永远是对的。你刚刚其实说的也没错。”埃德维微笑,举手投降的他看着里德尔的目光毫无惧意。

         “哦?如此说来我的见解依然不够完美。那么请问埃德维先生...”里德尔慢慢凑近埃德维,二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你要对我说什么呢?”

         埃德维垂眼轻笑,很快他直立起身完成了最后的距离,将他的鼻尖贴上里德尔的鼻尖。

         他们的呼吸纠缠到了一起。

         撒了碎星子般温润的绿眼睛重新对上里德尔的目光,埃德维终于开口了。

         “我想对你说的是...”

         “嗯?想说什么?说出来...埃德维。”

         “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ps:更新掉落,每天一句话的女王x忠犬凑齐了。本来该是情人节那天发,觉得写得不好全删了重写orz。

魔王小姐姐成长后的御姐不香吗?

奶狗埃德维性转了不香吗淦!

我也想要埃德维这样的男朋友:)

pps:如果魔王没伤害校内学生,而桃金娘没死,小汉格顿事件老邓大概只会觉得是家族内部矛盾不太好插手吧?我想。

没怎么经过大脑的不讲究什么逻辑甜段子真的好香啊呜呜呜。

(不瞒你们说其实我还考虑过写埃德维战陨BE,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养孩子这么累不要虐埃德了🙃)


你们都不买埃德维股吗?绝对的只赚不赔。


👌这是个悸某人新开的催更企鹅的Mass

方便小可爱们检查我还活着😂😂

请随意➡️🐧群:1037698187

一零三七六九八一八七

伏黛安利企划圆满结束!

吃粮吃的很爽呜呜呜呜(;´༎ຶД༎ຶ`)

🌹目录如下🌹

story@做宝可梦大师:

伏黛安利企划快要正式开始了!!

本次企划宣图由@孤光满盈绘制!!

以下是企划名单!!

这个冬天和寒假你不必担心粮食少,这个冬天和寒假和太太们一起愉快吃粮!!

🌸🌸🌸


1.17

@爱吃鸡腿的周小六     Carry  you 

1.18

@白衣巷九     异国风情 

1.19

@江尚寒     克鲁姆通信集 

1.20

@孤光满盈     心心相印 

1.21

@桑牧蚕春      蛇与仙草 

1.22

@卢娜小仙女的兔子     游园惊梦 

1.23
@戏折     红灯笼 

1.24

@皕岚山     缘妙不可言 

1.25

@空雅koongya    牧师与新娘 

1.26

@晚来     killer 

1.27

@浅草樱落     Always And  Forever 

1.28

@靡靡梵音      新年快乐 

1.29

@殇宝     花朵与姑娘 

1.30

@狐狸     收藏癖 

1.31

@持岁     真实的你 

2.1

@story@再买服设我就是狗          时间之外 
2.2

 @同路陆陆陆     下雨 

2.3

@常清明      洋医生 

2.4

@天_fassavoy.    单向欺骗 

2.5
@悸某人开假坑。请假3个月更新随机掉落       杯中影·上    杯中影·下 

2.6

@同路陆陆陆     嘘,安静 

2.7

@葭月拾叁      我的一个日记本朋友 

2.8

@纪老板今天很开心      小团圆 

2.9

@十九钱      魔法与蛇 

2.10

@起始的终结     睡前故事 

2.11

@花香满衣      梦·缘起 

2.12

@地白       双生花